有着批红用印之权皇帝信任的他走向前台2020年10月5日

2020-10-05 20:29:00
dcadmin
原创
104

正统十四年(1449年),年轻的明英宗朱祁镇在王振的怂恿下,决意亲征瓦剌。二十余年前,自己的曾爷爷朱棣便五伐蒙古,何其壮哉!  尽管吏部尚书王直率众人直言反对,但于事无补。此时的朝堂之上,杨士奇、杨荣、杨溥这般先帝老臣,早已病故去世,又兼之王振擅权。真正能够有分量的老臣也只有英国公张辅。《明史》中这样记载:“王振擅权,文武大臣望尘顿首,惟辅与抗礼”。可就是这样一位四朝老臣、永乐帝的第一名将,最终的选择却是“默默不敢言”。从行,不干预军政,最终在刀光剑影之中,这位已经75岁的将军殉国,连一句死状的明确记载都没有留下。 1375年,张玉之妻王氏诞下一子,起名为辅,大抵是父母希望他能够成为辅佐之臣吧。父亲张玉,曾出任元朝枢密院知院,在1385年时,才归附明朝。此时的张辅已经10岁,平素跟随父亲习武、锻炼,因此也颇有将门虎子之风气。  1388年,蓝玉率军深入漠北,张玉也同行而往。在捕鱼儿海之战中,明朝大军将逃亡的元朝打得丢盔弃甲,只脱木思帖木儿与其大儿子天保奴逃遁。这样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胜,也让父亲张玉被擢升为济南卫副千户。1391年,张玉再次驱逐元军之后,又被调任燕王朱棣麾下。在战场这座大学里,年轻的张辅也很快的崭露头角。 1399年,建文帝朱允炆即位。在上任后,便听从黄子澄、齐泰意见开始削藩。朱棣,并不甘心,于是在姚广孝等人的劝说下,一场靖难之役打响。  尽管“张玉善谋、朱能善战”,但战场的铁血法则是流血、拼杀。东昌之战中,张玉孤军奋战,最终战死沙场,张辅接过了这份重任。对于朱棣的信任,他也并未辜负,战夹河、藁城、彰德、灵璧,都立下了赫赫战功。  1402年,朱棣取得靖难之役成功,荣登大宝。张辅也因为靖难之功,而被封为信安伯,授世袭诰劵。他的妹妹也被朱棣纳入后宫,封为贵妃;父亲张玉亦被追封为河间王。 在门楣显赫之下,伴君其实是一件危险事。尤其是手握军权的大将,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便会被束之高阁。  永乐二年,在宗主国大皇帝朱棣的效应下,安南也发生了类似靖难的。外戚黎季犛篡夺了陈朝大权,杀死国君。当然这等大事,自然要上禀大明,于是他谎称陈朝无后,请求明朝册封他为国王。朱棣信以为真,便将他敕封为王;可惜的是黎季犛到底没有斩草除根,陈朝国王之孙陈天平逃往明朝,上达圣听。  如此一来,朱棣大怒,遂派遣5000兵士护送要求黎季犛交还王位。好不容易到手的王位,黎季犛自然不会轻易作罢,他先是假意答应,然后待陈天平回国将他诛杀,明朝的护送官员也尽皆被杀。这下朱棣真的生气了。下诏征讨,派遣的都有谁呢?成国公朱能、信安伯张辅、丰城侯李彬等十八位大将,并联合云南沐王府沐晟,号八十万。 黎季犛肠子都要悔青了,不成想这天子一怒,却惹得“煞星”将士。本这场征伐的主角当时朱能,可惜朱能将军不久便病逝于军中,张辅便成为了主帅。战争的进展十分顺利,张辅大军连破嘉林江等地,所向披靡。永乐五年,黎季犛等人被张辅擒获并押解回京。  此时陈朝后人已经被杀戮殆尽,大明王朝只得选择在安南设置交趾布政使司,将其归入中央王朝统治之下。但好景不长,就在张辅回京之后,安南复叛。  已经擢升为英国公的张辅再次征伐。这次作乱的是陈氏故臣简定和季扩,在张辅的用兵之下,简定很快被俘,张辅回京,沐晟留守。可惜的是,就在张辅回京之后,逃窜的季扩又继续作乱,沐晟不能节制。无奈,张辅第三次征伐安南,这一次季扩被抓,连带他占领的斩城国也进行了管理。其后,张辅还曾第四次讨平月湖叛乱。至此,交趾这块已经独立400余年的故土才算彻底归于中央王朝统治。  随后的数年间,他又跟随朱棣数次北伐蒙古诸部,1422年朱棣崩逝,明仁宗朱高炽登基,对于这位股肱之臣,更是倚重,不仅加封为太师,还屡有夸赞其知礼。 但明仁宗在位不足一年而崩,明宣宗朱瞻基上位。朱瞻基上位伊始,汉王朱高煦便发动叛乱。虽然汉王对于这位靖难之役的战友,十分重视,更是派出密探意欲里应外合。但张辅很轻松的便靠敏锐的嗅觉,做出了正确选择,将汉王之使者交付有司,汉王书信也未曾启封,如此一来张辅继续身居高位。  宣德十年,年轻的明宣宗去世,9岁的明英宗朱祁镇上位。此时张辅身居翊连佐理功臣之职。此时的朝堂之上尚算清明,得益于张太皇太后、三杨内阁的署理之下,仁宣之治的余晖得以延续。但是随着张氏、三杨的相继离世,朱祁镇身边的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振崛起,有着批红用印之权、皇帝信任的他走向前台。 尤其是在将翰林 侍讲刘球构陷致死后,王振朋党的实力已然无人能及。连王侯都要称王振位翁父,可想而知他的专权之甚。此时的张辅虽然能够与之抗礼,但是事实上也遭受了以王振,实为朱祁镇的打压。  喜宁,这个王振手下的太监,曾想霸占张辅田宅,张辅何等人物自然不允。喜宁便命其弟喜胜,强拆了张辅佃户宅院,造成孕妇死亡。张辅诉诸有司,但喜宁却 反咬一口。朱祁镇作为君主,则一味偏袒,仅将杀人者戍边了事。 这对于张辅而言,五十余年的军伍、生涯,自然让他如芒在背。当面对王振怂恿下的朱祁镇要御驾亲征时,与家族的钟鸣鼎食相比,其实已经75岁的张辅很简单的就做出了最为有利的选择 ,他可能想到过失败,甚至于大败,但如此惨状的失败,肯定是没有想到的。  《明史》中这样说道:历事四朝,连姻帝室,而小心敬慎,与蹇、夏、三杨,同心辅政。可惜再小心敬慎,也已然是于事无补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永乐平台
网址: www.apj168.com